读文章网,情感美文,情感故事,伤感文章,生活常识

我和他变成了一样的人

我和他变成了一样的人

没钱买新房,我们要求在工厂家属区要一间带小院子的平房作为新房,干脆结婚了。

来闹洞房的大多是他的同学,按照他们当地的习俗闹。刚开始还行,渐渐的就让人吃不消了。有人把脸盆扣在我头上,脱下我的高跟鞋敲盆底,同时问一些刁钻的问题让我回答。

如果我的回答让他们有点不满意,质疑我的人就会野蛮地拧我的胳膊或者大腿——那种剧痛会立刻从受伤的部位传导到我的中枢神经——新婚之夜首先会被这样折磨。这真的是他们的习俗吗?

其中一个很歪,明明是笑着问,但下手的时候却是致命的掐。好几次,我的眼泪都被他捏出来了,但我还是要微笑着面对来自他和身边人的种种困难。我不想在这个时候为难作为我老公的他,但是我也很生气他竟然让自己的朋友这样?

这种反常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午夜过后,吵闹的人又累又醉,却没有离开的意思,就在房间里躺了一地。

像古代的犯人一样,终于觉得轻松了。拉开窗帘,看看外面。下雪了。耀眼的白色让夜晚不再像夜晚。很累,但是没有地方躺下来休息。他走过来拥抱我:“这些家伙…这是我们的新婚之夜。”我抬头看着他。后半夜,我浑身淤青,心情不好,但眼睛还是很清澈。“这有什么关系?我这辈子就让他们胡闹一次。”

他挽起我的袖子看伤痕累累的手臂,从而安慰我说“在我们那里,用锥子戳洞房是有用的……”我翻了个白眼。“那么,我得感激他们的怜悯了?”他被我的话逗乐了,把我揽进怀里问:“靠我一会儿还是陪我聊聊天?”

“聊天,反正我睡不着”我靠着他说。于是我们一句话不答地聊着,天真的亮了。

一个大概是被尿吵醒的家伙第一个发现自己睡在别人的新床上,旁边还躺着四个!他忙起身,用脚把这些不靠谱的同伴踢醒,然后走到外面的房间,害羞的对着我们傻笑。“很抱歉让你这样度过初夜。”

“好别致,我的新婚之夜不一样。”我忍着睡意,努力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过了一会儿,所有的客人开始向我们告别。

昨晚对他下手最重的家伙离开时,很认真地对新郎说:“看来,谁真正有一丝希望都没有了——也许,你会幸福的!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他猛击坏人的胸部。“自然,我会很开心!”

我听懂了他们在说什么,却表现得像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,礼貌地送走了他亲爱的刽子手。

婚假本来是10天,但考虑到他反正在家闲着,不如挣钱。只休息了三天,他就回去工作了。或许,他提前结束婚假主要是为了多赚点轮班费。

当我同意他的提议时,我父母帮助我弟弟和妹妹完成大学学业是我提出的唯一条件。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。但那时候我们两个加起来月薪才800多块。补贴家庭后,我们所剩无几。

我很快学会了他最爱吃的家常菜拉面和拉面的方法,并把它们作为日常主食。我的生活虽然穷,但也很好吃。那时候最开心的是,每个月发工资的日子里,他总会选择一个我们不用上班的晚上,骑着自行车,带着我们煮稀饭的小锅,去28号(地名)买红焖羊肉吃。

而我会一直心疼那顿饭花的20块钱,我会美美地吃一顿。而他呢,吃的少,看我吃的多。他只是一直用小眼睛看着我,眼里满是溺水的光芒——我小时候狼吞虎咽的吃东西,我奶奶就这么看着我!后来我常常觉得自己是当时最幸福的人。因为,只有那个时候,他才会那样看着我。

老公虽然眼睛小,但是温柔帅气。不得不说,他在当时也是很受女性欢迎的。别的就不用提了,但是新婚之夜他同学提到的“谁-谁”让我无法置若罔闻。这不仅是因为我知道我老公对她有一定的感情基础,更重要的是我第一次听到她托付给他的信息,说“只要他愿意转身,她就在原地等”,然后她就开始来我家做客。

她来的时候,我躲在厨房,说是在做饭。其实我给了他们自由聊天的机会。我漫不经心地回应了她的催促。但她丈夫在她离开后的那种小心翼翼的愧疚感,会让我觉得委屈和愤怒。我生气他根本不了解我——回避不表态不代表我愿意。如果你感到内疚,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在厨房,无视气味,而在房间里和别人聊天?

这个隐忍的火在他上夜班的一天早上爆发了:主要原因是深夜他在上班的时候,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我打错了。很自然地,我认出了是谁,当然我也知道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,但是他不在。对于这个女人,我同情多于憎恨。我讨厌的是我自己的老公。他是不是为了不伤害她而忘了尊重我?

第二天早上,他一进屋,我就尽力压低声音,对他吼道:“从现在开始,如果她再敢半夜打你那个信号断断续续的破手机,或者因为我们家门槛低而踏进我家院子——你,跟她滚出去。”严厉地告诉他这些后,我睡着了...一夜未眠,我太困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克制着不跟他说话,也不吃他给我买的任何好吃的东西。过了几天上夜班(24点下班)。下班前,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。我和几个同事打着破伞回家。狂风在大雨中拼命咆哮,拉扯着我们的雨伞,带伞的和没带伞的差不多一个——都湿透了。

后来我的伞盖被大风掀翻了,一片狼藉。走在前面的一个同事突然喊道:“咦,好像是你老公!”我抬头一看,在路灯不远处有一个穿着雨衣的人朝我们的方向走来。但昏黄的光线模糊了熟悉的影像在风暴的蹂躏下过于支离破碎,我看不清楚。我一抹脸,老公就冲我来了。他迅速脱下雨衣,披在我身上。他用一种无法抗拒的语气说:“穿上吧,别想淋病等我上菜。”

这个时候,我也不想逞强了。我忙着用他的大雨衣裹住自己,让他帮我回家。我记得我家小区的马路上到处都是树枝,还有那天晚上被暴风雨折断的树枝。平时不注意的路面坑坑洼洼,总能防止人扭伤脚,然后剧烈摔倒。他一直走在我前面,拉着我。虽然他走得很慢,但我从未摔倒。

打开我们小院的门,我就懵了:因为院子比车行道的路面低很多,下水道又通不过,平时我们干净的小院就成了小池塘。我的房子结构简单。以前是一大一小两个房间,里面是卧室,外面是小客厅。这两个房间是建厂的时候建的。

客厅旁边有两个小房间,是我们之前住在这里的人扩建的。客厅旁边的那个目前闲置,冬天只有一个大烤箱取暖(当然你也可以用这个烤箱烤红薯吃)。与院子相连的那间被用作厨房。现在,“池塘”里的水已经越过了我们厨房的门槛,涌进了烤箱室,开始往客厅里泡。

还有我们原来放在客厅门口的塑料泡沫底的拖鞋都浮在水面上。即使现在是夏天,在青海,这种天气晚上还是很冷。我老公把我湿湿的扔在沙发上,把我的湿衣服整整齐齐的脱下来擦干,然后用被子把我裹起来。这才命令道:“不要上地,不要帮忙,你就坐着看我扫水。”

那天雨停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。他忙的时候,我还是睁大眼睛看着他。他还穿着被他弄干的湿衣服,蹲在我面前说:“你得允许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!她大学毕业一年多,失业的时候很着急。前几天我是托我表姐安排了工作才和她联系上的——但是现在一切都好了!如你所愿,从现在开始,如果她再踏进我们家一步,我就真的出去了!当然,该滚蛋的是我。”我把温暖的手放在他冰冷的额头上:“傻逼,你今天会感冒吗?”马鞭.

电话风波过后,我们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。过于平静的日子会让人很快陷入平庸和无聊。那时候,我学会了打麻将,并沉迷其中。两年多来,每天除了上班,饭后约四个人搓麻成了我的必修课。

我老公也玩,有段时间比我还上瘾。当年除了每个月固定给弟弟的生活费,我们最大的支出和收入其实就是麻将输赢的钱。有时候,我为自己可笑的生活感到疲惫和痛苦。但是麻将桌也是我的止痛药。只要你开始在桌子上摩擦,你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。后来我想,打麻将上瘾真的和吸毒一样吗?想戒,就得有坚定的毅力。我没有这样的毅力,但我还是戒了。这要归功于一碗牛肉面。

那是一个月的月底,口袋比脸还干净,我和老公出去办事。到了中午,我开始觉得饿了,老公说:“你先吃一口吧!”我还有钱买牛肉面。“我兴奋地坐在一家面馆里,意识到他只有买一碗牛肉面的钱。面条端上来后,两个人一起吃。我吃面条,他喝汤,他的汤只喝几口就停了。他依然看着我吃东西,但这一次他的眼神不是溺爱,而是怜悯——为了我,也为了他自己!是什么让我们走到这一步?我一边吃,眼泪就流了下来,但是我怕他问我什么。我擦了擦说:“太辣了,辣椒油太多了。"

那天回来后,我去麻将桌的次数开始减少,渐渐戒掉了。当然,缺钱也不完全是因为打牌,但是我玩的时候经常会想:“今天,我会不会输了老公的几碗牛肉面?”在这样的情绪控制下,搓麻不再是止痛药,它成了一种煎熬——这种煎熬的感觉让我彻底戒掉了对麻的瘾。然后她带着丈夫回到了正常的生活。

在平房里住了四年后,我们靠自己的努力终于买了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公寓。准备搬家的时候,遇到一对夫妻,住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,靠捡破烂为生。丈夫帮忙推着公交站在路中间,妻子蹲下来当他系的鞋带。老公说:“你知道那是什么吗?不患难与共,(苦,有时是因为无奈)。那就是普通人家庭的相互依赖。彼此之间的那一份,是从亲情来的。”

离开这对夫妇,回到我们的院子里。看看我的院子,我以前的家,也许就是它,我和他变成了一样的人。

 

上一篇一段感情,一段委屈

下一篇没有了